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宝贝计划:爹地,妈咪不要你了 > 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只是能看穿你
听书 - 宝贝计划:爹地,妈咪不要你了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只是能看穿你

分享到:
关闭

“公司的位置定下了吗?”席慕之犹豫了一下,“危时没有告诉我。”

温暖捂着脸,手指了指对面的办公楼。

“……”

席慕之愣住了。

他少见有如此失态的时候,竟然整整半分钟没有接上温暖的话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席慕之哑然失笑,啼笑皆非的伸手揉了揉温暖的脑袋,眼里的纵容像是看不到边际,“暖暖呀暖暖,你真是……”

“我错了。”温暖捂着脸不敢抬头,“谁叫你不提前告诉我一声。”

“没事,这也挺好的。”席慕之安慰了一句,“带我去看看吧,很可能后半辈子都在这里咯。”

一想到这儿,温暖的心又沉下去。

她悄悄擦了擦眼泪,豪情万丈的一挥手,“等爷有钱了,就把这一整栋楼都买下来,当办公楼!”

“嗯?和陆氏中门对狙?”席慕之挑了挑眉,逗得温暖笑得直不起腰,形象碎了一地。

陆景川站在办公室里,看着两人嘻嘻哈哈聊得开心,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崩裂。

他隐约意识到,这一次他真的惹了温暖生气。而生气的原因,或许就藏在那段他根本没机会得知的经历当中。

而那段经历,正是被席慕之牢记于心的。

一到下班的点,陆景川就离开了公司,跑到对面的办公楼下等待。

远远看见一男一女走出来,他赶紧从车里出来。

眼前这女人不必说,就是在新T忙活了一整天的温暖,而她身后跟着的,正是郁林。

985高材生的光环真不是盖的,才几天的功夫,Excel,Pytho

等就可以在工作中运用起来了。

平常在教他东西的时候,温暖还忍不住拿当初的事出来调侃他几句,常常让这个害羞的大男孩涨得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。

本来郁林的初衷就是跟着温暖,现在温暖回了TS,他自然不可能再留在陆氏。

“你得有心理准备,干我们这行的,上一秒接到电话,下一秒拎行李往机场跑都是常事——”

声音戛然而止。

温暖看到了眼前的陆景川。

郁林意识到了什么,忙道:“我先走了。”

这下子干脆就只剩下她和陆景川了。

温暖就要往车库走,被陆景川拦了下来。

“温暖,我们聊聊,可以吗?”他抿着唇,看上去要多可怜有多可怜。

温暖顿住脚步。

陆景川以为自己从喻子萧那儿讨来的方法有用了,便特意解释起来,“温暖,关于你的事情,我真的有很多都不明白……”

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很乐意当一个倾听者,我想,减少两个人之间的未知事件,才能让感情更加顺利的发展下去。”

平心而论,陆景川的这段话很理智很客观。

可她就是不想听这个。

“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”温暖诧异的看了陆景川一眼,“陆总,我站在这里只是为了等人,您在解释什么?”

话才刚说完,就见席慕之走了过来,朝温暖招招手,“暖暖,走吧。”

动作自然得好像做过千百遍。

“晚上吃什么啊,慕之,我好饿——”

陆景川几乎要把眼睛给瞪出来了,也没能留住温暖。

从前他只觉得温暖喊“陆总”是情调,轻轻柔柔的煞是好听,却不知道也能叫得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。

同时,他也不知道别人的名字从温暖嘴里叫出来,竟然那样的刺耳。

“怎么想的?”走出一段距离之后,席慕之才问。

温暖眼珠转了转,吐吐舌头,“想作——”

席慕之轻笑,“挺好的。”

不管他有多么希望温暖从未遇见陆景川,却也不得不承认,那个人给她带来了更多的烟火气。

“理智什么都不允许我做,可是……”

“真的挺好的。”席慕之重复了一遍,“如果对别人会内疚,那就作给我看。我也很好奇,任性的暖暖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唉,怎么办,一个死活不开窍,一个还没等她这句话说完,恨不得就猜到她下一句话了。

“暖暖,相信我,他只是没那么懂你而已,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都是需要磨合的,慢慢来。”

席慕之开了车门,手细心的挡在她头顶的位置。

见温暖盯着他瞧,他才解释一句,“这车底盘略低,怕你撞到头。”

上了车,后排的座椅上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了一堆她喜欢的零食饮料。

明明之前没有的。

席慕之猜到她要问,这次却是真的笑出声了,“让危时多跑了一趟,真抱歉。”

温暖几乎已经能想象到,危时去超市对着清单买零食时脸上绷不住的微笑。

两相对比产生的反差,更是让她坚定了自己的想法——“哪有什么敏锐与迟钝,只看够不够用心而已。”

怎么,席慕之会比陆景川更清闲,还是比他更卑微,凭什么一个事事洞悉,另一个当冰块当木头还要她哄?

谁还不是个总裁了,真是。

“别胡思乱想。”

趁着红灯,席慕之伸手点了点她的脑袋,“每个人的做事方式都不尽相同,你不能拿我的标准来要求别人,就好像……”

他顿了顿,“如果你要求我和他一样,把公事私事区分的那么清楚,我也是做不到的。”

“那我做错了?”温暖歪着脑袋问。

“不会,”席慕之想都不想就否定,然后思忖片刻,脸上的笑容意外的有点狡黠,“宠着自己的女孩,天经地义,不过,多给他一点时间吧。”

席慕之的让步,其实是令温暖惊讶的。

她以为席慕之会像刚知道这件事时那样,生怕自己就这么跟着陆景川跑了,防得跟什么似的。

可现在,席慕之十句话里有七八句都是在替陆景川说话。

温暖当真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心还是心疼。

“傻瓜,我有什么理由不盼着你好好的呢?”

这句话出现的突兀,温暖半天才反应过来,是自己心里的想法被席慕之完完全全的看透了。

“搞商业真是委屈你了。”温暖叹气,“你应该去帮助刑侦组破案才是,心理专家同志。”

“我只能看穿你而已。”

就如同她能轻而易举看穿陆景川一样。

喜欢一个人,眼睛都会黏在对方身上。

就那么一点儿的风吹草动,也能解读出无数种可能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